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康德尔

对这个国度完全失去信心!目前所为但凭残余之良心!非我同类不要加我博友!

 
 
 

日志

 
 

涂子方:人人喊打司马南  

2011-11-22 18:26:03|  分类: 时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涂子方:人人喊打司马南 - 康德尔将军二 - 康德尔将军二


作者:涂子方 2011-11-1709:48:52 发布于:博客中国

与满口喷粪的泼皮教授孔庆东不同,司马南情绪稳定,思维清晰,说话流利,语速适中,给人的感觉是一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这是在看了一个视频和一个音频之后的感觉。

看的是“姑娘很生气”砸场子的视频和德国之声记者吴雨采访司马南的音频。这个视频和音频网上还有,读者诸君想看还来得及。

司马南说,那天演讲被“姑娘很生气”砸场子之后回家,门口还停着一辆蒙着车牌的车,还接到一个东北口音男人的电话,问他是不是司马南,住在那儿,要上门来对他进行“肢体伤害”。

呵呵。

司马南这话说得有点矫情,人家东北黑社会一打手,只会说“大缷八块”,“老子下你一条狗腿”之类的,断不会文绉绉的说什么“肢体伤害”,“肢体伤害”是书面语言,只有司马南这样的儒雅文人才说这样的儒雅书面语言。这让咱怀疑他司马南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当然了,他司马南怕挨揍则是真的。

为何有人要砸他的场子还要揍他的人呢,是因为他总是攻击贬损胖子和瞎子。

司马南说,对这些事情我有一个“政治判断”:象这样(胖子和瞎子)的人,是被一些唯恐中国不乱,希望中国出现动乱的组织培养的,是被作为棋子来使用的。

司马南的意思是中国人只要维权就是别有用心,就是背后有组织,就是被国际反华势力利用,就是有美金或欧元进帐,就是不了解历史很幼稚。总而言之,司马南认为中国的情况很复杂,无论国内国际,凡是对中国问题发出不同声音的人都是反党反人民颠覆社会主义祖国的阶级敌人——司马南是就这样假爱国之名对他人进行专政暴力威胁的,司马南这是在砸那些真正爱国的中国维权人士的场子。

司马南说这是他“独立思考”得出的结论,谁也不能禁止他这样讲,他有表达意见的权利——当然司马南有这样的权利。事实也是如此,司马南表达意见宣扬暴力是没有人禁止的,被禁止的恰巧是司马南攻击贬损的对象,是手无寸铁的胖子和瞎子之类的维权人士。

需要指出的是,司马南的意见绝对不是他“独立思考”得来的,司马南不过是拾人牙慧罢了,司马南说他56岁了,在他年青的时候,咱中国响彻云天的都是这种暴力专政意见,司马南就是在这种响彻云天的暴力专政呼喊声中长大的,司马南说他“独立思考”只会骗那些少不更事的青年,青年不知道当年的情况,以为他讲的那些表面爱国实则鼓吹暴力专政的意见真的是什么新鲜玩意儿。

司马南骗不了66我老人家,司马南的意见在咱眼里一文不值。

每个朝代都会有遗老遗少,66我老人家小时候曾见过历经三朝,誓死效忠清朝皇上直到咽气时脑后都拖着一条猪尾巴辫子不肯剪掉的人;就是现如今在远离市镇、人迹罕至的深山密林里,也还时常可以遇到一些不知道天安门广场修了一个纪念堂,还在等待毛主席接见的老红卫兵呢。所以中国有一个司马南至今还在鼓吹“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暴力专政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司马南说他经常收到有人要揍他的威胁,这个咱相信。玩火者必自焚,砸场子者必自砸,鼓吹暴力者总是被暴力所伤害。

66我老人家想说的是司马南怎么混得这么惨,竟然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子曾经曰过:“识时务者为俊杰”。

遗老遗少们不识时务,他们永远都不懂什么是人权、自由和尊严,永远都不懂历史前进的大趋势。

但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如司马南者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连肉食者温总都在仰望星空,他一介布衣司马南操的是什么心,着的是什么急?他这不是瞎掺乎吗?瞎掺乎的人,即便是挨打也没有人同情。

历史在前进,司马南不愿意随历史一起前进,而且还试图阻挡历史前进的车轮,那么人人喊打也就不足为奇了。


本文链接地址:涂子方:人人喊打司马南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